今天上午,武警戰士們在山林中繼續搜尋高玉倫的蹤跡 攝/法制晚報記者楊益
  離9月2日延壽縣看守所越獄事件過去了快10天了。三逃犯之一的高玉倫還在逃,已經持續了200多個小時的搜捕仍在進行中。
  究竟是什麼原因,使高玉倫這麼久都沒能被抓到呢?他到底是活著還是已經死去?《法制晚報》記者獨家對話北京市公安局資深刑事技術專家左芷津,解析其中原因。
  專家簡介
  左芷津,1954年生,法醫學博士,被稱作北京警察中的“李昌鈺”。
  現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巡視員,1983年進入北京市公安局刑偵處,從事法醫檢驗鑒定工作。曾連任四屆十二年國際刑警組織法庭科學大會組委會委員,赴國際刑警組織總部工作三年,多次參與國內外重大案件偵破和空難事故調查。著有中國第一位博士警察的私人手記《當法醫遇上警察》。
  地域大目標小逃犯比警察熟悉地形
  法制晚報:這些天,我們跟隨搜捕隊伍進山搜索,但一直沒有結果。您從技術角度分析,為什麼高玉倫至今還沒落網?
  左芷津(以下簡稱左):根據這幾天前方的搜查情況來看,他躲藏的一帶山高樹密,現在又是一年中植物最茂密的季節,玉米也要豐收了,只要人藏在裡面,就很難被髮現,大家熟悉的青紗帳就是這個意思,更何況他只有一個人,目標很小,晝伏夜出,找起來很困難。因此在這種地域廣、植被厚、目標小的不利環境下,在茫茫大山之中要找到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,非常困難。
  另一個原因是高玉倫對當地地形非常熟悉,他知道哪裡能弄到吃的,哪裡有水喝,哪裡能藏身,怎樣可以生存下來。更何況搜捕的隊伍處於明處,他處於暗處,即便我們從他身邊走,由於有植被、山石的遮擋,也可能看不到他,他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們。所以,一些網友對武警和特警的責備和誤解是不應該的。
  法制晚報:高玉倫為什麼能夠脫逃至今,其他兩人卻很快被抓了呢?
  左:人與人之間是有區別的,高玉倫是整天在山上跑的人,他從小生長在當地,對大山的地形很熟,知道往哪裡去,其他兩名逃犯則不是。我們搜山的隊伍中雖然也有當地人,包括當地派出所的警察,但大家都沒有像他那樣整天朝大山裡鑽,對當地地形那麼熟,而且更多的武警、特警是來自外地,對山區很陌生。
  逃犯體力下降現狀或有4種可能
  法制晚報:他至今沒有被抓,他現在的狀態有哪些可能?
  左:他的體力很強,如果他還在山上的話,風餐露宿,每天吃生冷的東西,消化不會很好,同時提心吊膽,精神高度緊張,睡覺也肯定不踏實,時間長了這些都會影響他的體力,這些天他的體力應該下降了很多了。
  對於他的現狀,我想無外乎有四種可能,一是還在包圍圈裡潛伏,二是已逃出包圍圈,三是遇到意外,如慌忙之中失足摔下山崖,或是受到動物襲擊而意外身亡,四是他感到走投無路,躲進某個山洞自殺,這些都有可能。當然對於這種案子,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,如果他死亡了,尋找屍體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。
  法制晚報:怎樣判斷他是否在這個包圍圈之內呢?
  左:一個人生存著總會留下生活的痕跡,比如吃玉米會留下玉米芯,吃土豆也會留下殘渣,還會留下糞便等,還有休息、行走的痕跡等。如果搜捕他的方向正確的話,會離他越來越近,也會發現越來越多他留下的痕跡。如果始終什麼痕跡都沒有發現的話,有必要考慮搜捕方向的問題。
  建議使用紅外熱成像儀抓逃犯
  法制晚報:警方這次動用了警犬,為什麼也沒能捕捉到高玉倫的信息呢?
  左:警犬是通過氣味來尋找的,而氣味是需要物質基礎,不是憑空來的,也就是說警犬和逃犯之間一定有物理方面的聯繫。比如人走路踩斷了小草,草的斷端會發出植物的氣味,人的腳印上也就會留下草的味道,警犬是順著草的味道追,也就是沿著腳印在追。還有,土壤里有些螞蟻等小蟲子,人腳走過,小蟲子被踩死後,它們的屍體也會發出氣味,警犬也是根據這個氣味追蹤的。
  有一些特殊的鞋子,鞋底與硬質地面摩擦,也會產生特殊氣味。搜捕中還可以給警犬提供一些嗅源,比如被追蹤人的鞋子、內衣等物品,讓警犬去辨識、追蹤。但人體的氣味作為嗅源是會受很多現實條件影響的,距離太遠、時間太久就不行。當警犬與被追蹤人之間缺少這種物理的聯繫時,警犬就很難起到作用了。
  當地是山地地形,白天有谷風,晚上有山風,加上最近下雨,雨水沖刷都會稀釋、衝散逃犯留下的氣味。對警犬而言,搜索難度也非常大。實際上警犬發揮作用是有許多限制條件的,關鍵要看現場是否具備使用警犬和警犬能發揮作用的條件。
  法制晚報:之前據說高玉倫曾去商店里偷月餅,這個能為下一步尋找提供線索嗎?
  左:他如果去偷東西了肯定會留下指紋,媒體報道說,現場還發現了人民幣,那麼,錢上面也會有指紋。另外,肯定會留下足跡,這些都是辨別是不是高玉倫來過的重要線索和證據。
  法制晚報:作為一位刑偵方面的技術專家,你能否給前方搜捕的隊伍提供一些建設性建議?
  左:除了現場要加大搜索力度外,還應該加強科技投入,比如使用紅外熱成像儀,因為每一個人正常體溫都是37度,都會散髮紅外線的。紅外熱成像儀可以根據人體的溫度形成影像,特別是晚上氣溫低,很容易發現目標,這對搜捕工作會有很大幫助。將熱成像儀裝在直升機上,進行大範圍的搜索,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  另外,結合老百姓提供的線索和警方對高玉倫調查的結果,警方要進一步打開思路,認真地分析和判斷,高玉倫越獄出逃肯定要生存下去,沿著這個思路考慮他向哪個方向逃便於他生存,有可能去什麼地方,有可能和什麼人聯繫,加強情報分析工作,提前做出預判和推測,爭取走在逃犯的前頭。所以我強調,科技加上情報分析,就是加強智慧搜索。
  今日現場換崗的武警直接睡在卡車上
  今天上午,在通往延壽縣延河鎮青川鄉虎圈山的路上,站滿了武警,每隔20米左右一個崗,重要位置都有武警幹部把守。透過茂密的樹林,可以看到通往山頂的路上有卡車壓過的痕跡。一些武警仍然在山上搜索高玉倫的蹤跡。
  很多戰士已經連續幾天幾夜沒有休息了。前幾天剛下過小雨,這條通往山上的路泥濘不堪,周圍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和茂密的樹林,每個戰士都拿著警棍,身上的背包里裝著雨衣和一些礦泉水,這是這些天他們的所有裝備。
  一位參與搜捕的工作人員告訴法晚記者,搜索虎圈山以來,他們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。記者現場看到,換崗的武警直接睡在卡車上,“今天的搜捕與前些天的搜捕沒有大的差異,我們可能找到高玉倫後才能離開。”
  高玉倫同村:很丟人不敢提村名
  自從高玉倫從看守所里逃出來以後,延河鎮青川鄉附近的村民們的生活徹底被改變了。
  高玉倫的老家所在地——萬寶村永安屯,村裡有40戶人家,有三十多戶人家都有網線,村民們每天上網的第一件事就是搜“延壽越獄”、“高玉倫”等關鍵詞,關註案件的最新進展。
  村裡每家的大門都緊閉。年過四旬的王大哥剛踏進院子,轉身就將大門關了。“以前我們村夜不閉戶,現在白天都要關門。我也不敢晚上出去巡邏。”
  高玉倫的發小李大哥說,自從高玉倫逃出來後,他的心臟病發作了,連田裡的稻子也不敢收了,“怕他從地里竄出來。”一些村民表示現在出去都不敢說自己是“永安屯人”了,“出了這種事很丟人,都不敢提這個村了。”一位白髮大爺感慨道。
  據高玉倫的同村村民秦大哥說,他曾經也是跑山的,“高玉倫的體力還沒有我好,在山上從來不缺吃喝的,各種野果、鳥蛋等都可以吃……”
  在黑山村,村裡的青壯年都出去巡邏了。村民李大爺告訴《法制晚報》記者:“我們村裡五十多歲的老人都上山巡邏呢。”自從前幾天,村民們看到疑似高玉倫的身影出現之後,更加害怕了。金女士告訴記者,她的丈夫晚上出去巡邏,只剩下她和孩子,“這事想著都後怕。”
  據搜捕的一名武警介紹,每個村都有30-50名男性村民參與巡邏。
  在村口一家小賣部里,聚集了七八個婦女和一群小孩,男人們出去巡邏了,女人們害怕得不敢在家待,只能聚在一起壯膽。
  文/記者鄒艷
(原標題:截至目前延壽越獄犯高玉倫仍在逃刑偵專家從技術層面詳解搜捕 專家:可用熱成像儀抓逃犯)
創作者介紹

Tiger

fa20fapw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